Wendy Yuchen Sun

關於說英文這檔事

May 04, 2017

說實在話,我不會因為一個人講話時不時中英夾雜,或是都讀英文,就討厭某個人、不喜歡某個意見。因為我自己就是這樣的人,現在的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讀與聽英文,不是中文,以至於很多時候,思緒在腦海裡盤旋,是以英文的型態現身(雖然不一定說或寫得出來就是了)。

我認為不同意的立足點,應該是意見的適切性與論據是否合理。意見的內容、或內容受所用語言內建邏輯影響的狀況,與希望處理的問題距離遠近,才是判斷的憑藉。我覺得不能單就一個人使用的語言是什麼,來決定一個這個人意見的良窳,而不提供任和其他解釋,中文或英文亦然。

我知道說英文有時候的確是一種展演權力的手段,但是只因為語言的身份就否定一則意見,又何嘗不是?

Comment is fre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