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ndy Yuchen Sun

關於困惑

Apr 29, 2017

最近的時事。主角是誰就不再言明。我只想說,其實我是敬佩主角的,因為在面對生命中無法獲得解答或斷裂的事物時,她十分誠實,或許比許多不相信困惑真實存在的人更為真誠。

我也想說,「困惑」並不是特例,是正常的。這麼說,並不是我想要肢解整件事情與當事人的重要性,或為任何所謂加害、受害人辯護;而是我相信任何背景的人,都可能面對無可和解的困惑,唯有不再視困惑是異常,或是為「打擊困惑」框架特定的套路或意義,不相信困惑的人才不會視困惑者為異類或能力低弱,困惑者也不會因為不同的出路選擇而互相傾軋。當對困惑回報以開展想像、反擊、運動、靜待其變、病痛甚至是死亡,不同的出路都獲得同等的尊重,人才能獲得力量去做選擇與陪伴、嘗試理解可能永遠無法理解的、接受不可接受的。

My sincere condolences to the deceased.

Comment is free.